“实况足球”出现在巷尾街头

“实况足球”出现在巷尾街头

那是欧洲杯的决赛,开场才1分57秒,特里皮尔右路传中,卢克·肖后点包抄抽射破门,两名边卫的连线多名球友共同见证了这一刻,“全场都沸腾了”,气氛从一开始就到达高潮。

这是一场球迷的聚会,也是一场玩家的聚会。因为欧洲杯决赛与《实况足球手游》,100多名玩家相聚于长沙文和友海信广场店,彻夜狂欢。能够聚集起一帮游戏玩家,兴致勃勃地做一件与游戏关系不大的事情,这是体育游戏的独特魅力。

差不多是凌晨1点40分,人们涌向台前,屏幕上投影出一场足球比赛,场面又热闹起来。这会儿小张正忙,没有仔细看,他寻思着:“今晚决赛开始得这么早吗?”——从前几天的经验来看,欧洲杯的比赛经常开始于凌晨2点45分。闲下来的时候,他才发现自己弄错了:原来“欧洲杯决赛直播画面”来自一款游戏。

这是欧洲杯开赛前属于《实况足球手游》玩家自己的比赛,一场娱乐为主的擂台赛。“选手选拔”由到场玩家自己举手报名产生,一人守擂一人攻擂,采用高效快速的BO1赛制,用游戏里的绿茵赛进行对决。

李正青参与了擂台赛之前的分桌竞赛——其实这个比赛是全员参与的——他告诉我,他注意到来参加活动的玩家中还有天梯前100名的“大神”,由于《实况足球手游》中职业联赛和普通玩家的赛事是相通的,这个水平的玩家已经相当于职业选手了。

擂台赛则更多侧重于展示,现场玩家纷纷报名,李正青没能上场。不过,他更在意的是现场的氛围,来到文和友,他见到许多游戏方面的同好,而且“大家也是球友,有很多话题可以交流”。这样的机会不多——在读大学的时候,李正青经常和室友一起看球,可毕业之后,他就“习惯了自己看”。

李正青是曼联球迷,最喜欢的球星是贝克汉姆,在“实况足球”游戏里,他最享受的就是用贝克汉姆来罚任意球。从1995年就开始看球,他正好见证了弗格森治下曼联的辉煌时代,印象最深的时刻自然是1998/1999赛季的三冠王。对一名曼联球迷来说,李正青赶上了最幸福的看球时间。

相比曼联的辉煌,李正青自己的足球经历就显得普通了许多。小时候他也踢球,在场上守门——在野球场上,这算是个相当辛苦的位置。“水平一般般”,但他也有过单场比赛点球决胜阶段扑出两球,扛着球队赢得胜利的经历。在《实况足球手游》中,他也是“水平一般般”,相比上一个“一般”的谦逊,这一次的说法显得靠谱一些——他的胜率在40%左右。

足球不止有胜负,现场的人们都是为了享受足球而来,在等待欧洲杯决赛开场的时间里,大家一边打游戏,一边与身边的玩家交流着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足球记忆,聊起来有说不完的线点多,夜宵开始上桌。招牌虾、老长沙虾尾、口味油甲、紫苏桃子、冰镇西红柿、老长沙嗦螺、糖油索索、臭豆腐。时间的确不早了,但夜晚才刚刚开始。

这看上去并不像一场“玩家聚会”,几乎所有人都会对这样的场景感到熟悉与亲切

■2一位意大利老将的进球可能让9000公里外的一名中国小伙深夜加班,有时候的确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长沙文和友海信广场店一般营业到凌晨3点,因为欧洲杯决赛,这天要更晚一些,小张得加班。他原本预计凌晨5点怎么也下班了,比赛进行到第66分钟,英格兰门将面对射门脱手,34岁的意大利中后卫博努奇补射破门,比分被扳平为1比1,且一直保持到90分钟比赛结束。随着加时赛开始以及可能的点球大战,小张得继续忙活了,所幸他今天不用上白班。

等到正式下班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6点了。虽然夜班常见,但这么晚的情况仍然不多。在文和友海信广场店的时间里,小张已经习惯了接待凌晨之后到来的客人,其中有的客人是为看球而来,“但不会特别多”。

今晚接待的游戏玩家们,和平日里看球的人们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。这是足球游戏的独到之处:即便换了个载体,它的根基依然立于现实之中。踢球的人、看球的人、玩足球游戏的人,他们可能是同一个人。喜欢足球,学生时代与朋友们踢球、看球,毕业之后这份快乐延续,但变得更加孤独。同样的故事发生在许多普通人身上。

足球是普通人的运动,变成电子游戏之后,事情也没有什么变化。在很大程度上,这与文和友的气质有几分相似之处。文和友起源于长沙街头的无名路边摊,炸串、香肠与臭豆腐,速成的街头美食以最廉价的方式满足着疲倦路人的口腹之欲。在做出品牌效应之后,文和友的卖点依然是“市井小吃”,主推业务是长沙大香肠和臭豆腐。

于是便有了这次合作。《实况足球手游》市场负责人Alex告诉触乐,他们所看重的正是文和友“用草根美食的方式挖掘每个城市的记忆符号”。在Alex看来,这二者是具备共通性的,他想要“借这个机会一起唤醒城市旧时光的足球记忆”。

“实况足球”的海报张贴在这样的地方,很容易让人想起只能通过电视信号看球的年代

■3“足球本身具备很强的地域性和草根性,所以每个城市会生长出独特的足球文化,成为城市记忆密不可分的一部分。这个记忆或者文化是属于街头巷尾的,是充满烟火气的。那‘实况足球’作为足球运动的衍生品,也自然遵循这样的特质。” Alex说。

足球的确与城市相关。往近了说,无论是国际巨星还是普通的爱好者,绝大多数人都是从故乡开始接触足球,足球可以很“草根”;往远了说,现代足球俱乐部的整个体系就构建在地方球队的基础上,本地球迷是一支队伍最稳固的根基,这种“草根”可以编织成一个个商业帝国。

在国内,广州无疑是足球氛围最热烈的城市之一了,这里不仅有着广州恒大与广州富力两支传统强队,同时也有着独特的地域文化,这一点从许多比赛播出平台单独配备的粤语解说就可知一二。诸如“插水”“插花”“吹鸡完场”“湿水榄核”“脚趾尾拉西”等一系列让外地人一头雾水的当地足球黑话,足以说明其自成一体的足球文化。

在这种氛围下,人们很容易就能理解为什么《实况足球手游》想在广州也做一些线下活动。

是的,不仅长沙,与文和友的联动也在广东进行着。联动首先是外卖套餐,从6月18日开始,《实况足球手游》文和友套餐在广州和长沙正式上线外卖平台。更为值得参观的,则是他们为此次联动在广州专门做的线下布景。

在广州太古汇旁的文和友试图将街景文化和足球文化融为一体。走廊围栏的“实况足球”横幅海报虽然是广告,却重现了上世纪90年代足球大赛时的场景,算得上是个彩蛋。同样符合这个年代的,是3楼转角处的社区公告栏,那里张贴着广州太阳神队赛事号外的小海报(广州太阳神几经更名后,成为后来的广州恒大,也就是现在的广州足球俱乐部),让人们重温90年代广州足球的辉煌。窗台挂着的太阳神球衣,也是对彼时球员的致敬。

易骏最喜欢的球队是巴塞罗那,他对2017年巴萨在欧冠决赛首回合0比4落后的情况下6比1超级大逆转巴黎圣日耳曼的比赛记忆犹新。“真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看到头皮发麻,这样的逆转实在太不可思议了。”巅峰巴萨让他领略到了什么叫“极致传控”,可对易骏来说,他足球记忆的起点却在并不遥远的越秀山体育场。在他读初一的那年,同学和同学的父亲邀请他去看一场富力的球,他去了,从此成为了球迷。

他也开始踢球,一般踢后腰或者中卫的位置。以前体力好,跑不死,拼抢凶狠,“踢得还不错”。在初中的时候曾经赢过高三学长的队伍,那场比赛他“把对面前锋盯死了”。不过,现在“太久没踢,变菜太多了”,易骏笑着说。对于很难凑齐足够人数的现实球赛,游戏要便捷得多,于是他玩起了《实况足球手游》。

对易骏来说,足球既是遥远的巴塞罗那,也是近在眼前的球场,同时也是虚拟世界的“实况足球”。像他这样的人们有很多,对与足球有关的人们来说,足球就是这样既遥远又触手可及的东西。

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,网易的《实况足球手游》团队不希望将“实况足球”局限在网络空间中。在与文和友的合作中,《实况足球手游》团队选择跨越两个城市,以最能发挥地域特色的形式来完成这场联动。以一款游戏的线下活动来说,这样的联动是十分自然的,因为足球本来就在人们的生活中。

基于足球的这种现实特性,《实况足球手游》总有机会出现在玩家有些意想不到的地方。根据《人民日报》和

,去年8月,网易“实况足球”项目组投入百万级现金,支持国家体育总局青少司和全国体育运动学校联合会主办的2020/2021中国城市少儿足球联赛。这也是中国青少年足球关爱计划的一部分。

“支持中国城市少儿联赛”算得上是最特别的游戏奖励了,它没有发放虚拟的道具,而是希望让更多喜欢足球的孩子有机会踢球。当然,这88万粒进球的任务很容易就完成了

Alex说:“直接的衡量方式是我们玩家的活跃和新增——不太方便透露具体数字——可以说的是,从2019年末确定这种运营思路,一直到现在,数据都在强势增长,玩家结构也越来越年轻。而且,我们基本不买量。”对于一款已经上线年的“老手游”来说,这并不容易。

写这篇文章时,我也与不少“实况足球”的玩家们聊了聊。我发现,大多数玩足球游戏、看球的人也踢球,可关于足球的热爱中呈现出了某种割裂:足球既是身边的事情,也是大洋彼岸的事情。中超联赛球迷固然有,但他们的人数不多,而且集中于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南京等有中超传统豪强队伍的城市中。

我想,出身在米兰、在巴黎、在马德里、在曼彻斯特、在巴塞罗那的人们或许不是这样。他们在自己的城市踢球,热爱自己城市的球队。很大程度上,这是实力问题,前些年广州恒大在亚冠赛场上强势的时候,全国也多了不少恒大的支持者。

但在另一方面,城市的足球文化也是可以不断积累的。在伦敦、曼彻斯特的诸多强队之外,阿斯顿维拉、利兹联、诺维奇们也有自己的死忠球迷,他们与自己支持的球队相伴了四五十年乃至更长时间。在许多地方,足球与城市的联结已经很密切,但还可以更密切,从符号成为一种烙印。

我们也可以拥有这样的足球文化吗?这个问题很远,也远非一款电子游戏能改变的。可“身边的足球”的确是个很重要的命题。Alex说,他希望“实况足球”可以成为“一个所有球迷都能找到归属的足球第二空间”,这固然有几分场面话的意思,但其中“一个空间”的说法确实值得深思。

踢球、看球、玩足球游戏,到底哪一个更快乐?很少有足球爱好者能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,因为这些东西所带来的似乎是同一种快乐。当我们赢得一场虚拟的对决,或是支持的主队赢得了比赛,这种快乐与在球场上奔跑的感受是等价的。也就是说,好像没有理由去区分什么踢球、看球、玩游戏——它们都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
WESG《实况足球》冠军产生 中国的PES只留辉煌和情怀?

3月16日下午,第三届WESG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全球总决赛《实况足球》项目决出冠军,意大利选手Suprema_Ettorito对阵巴西选手alemao_pesbr。第一场意大利选手以3:0大胜,第二场意大利选手以3:2获胜。最终Suprema_Ettorito选手以大比分2:0赢得WESG PES2019项目总冠军。雅加达亚运会冠军、日本选手杉村直纪未能进入决赛,中国选手钟乔华则在先前进行的比赛中遗憾小组淘汰。

《实况足球》是第三届WESG的新增比赛项目,无论比赛现场还是优酷体育线上直播期间,均格外收到关注,作为一个体育模拟类游戏,它在WESG的赛事体系中也扮演着非常特殊的角色,加上此次比赛在重庆奥体中心体育场馆——一座中超球场里进行,给观众和选手带来了非常不同的体验。阿里体育电子体育部副总经理张锐表示,在重庆斯威的主场打《实况足球》,这本身就象征着电子竞技与传统体育的一个结合点。

张锐同时介绍道,本届WESG中国赛区报名人数就达1500人,在广东、上海、南京、天津、重庆等地格外受欢迎;全球范围内,第三届WESG总报名人数近80000人,而《实况足球》便接近20000,占据四分之一。其中欧洲接近1万,美洲6千,亚洲报名人数则位4400。相较而言,中国玩家对《实况足球》的追捧程度并不及欧美,这不仅仅表现在参赛人数上,也表现在整体的竞技水平上。第三届WESG中国区《实况足球》冠军钟乔华就直言不讳:中国《实况足球》的水平应该是世界三流,亚洲二流。

因曾获得IEST(国际电子竞技锦标赛)世界总决赛冠军而被喻为“中国实况足球第一人”的秦源达也表示:现在中国《实况足球》的水平在国际上和亚洲范围内都不是一流的,但是WESG将《实况足球》最好的比赛氛围带回了多年前最火爆的状态,相信随着WESG的举行,会有越来越多的年轻选手参与进来。

秦源达为中国《实况足球》夺得迄今唯一一个世界冠军是在2006年,那是中国《实况足球》最辉煌的年代,但之后由于中国电竞环境市场混乱、无监管等痼疾,比赛逐渐消失,这批老一代选手带着不甘落幕。而本届WESG全球总决赛,秦源达担任《实况足球》解说嘉宾,他说:“好在现在电竞环境越来越好,也有WESG这样的赛事能带动实况足球的发展,我们这些‘老人’才能重新走出来,愿意把我们的情怀传递给我们的孩子,让我们的孩子在未来也参与到《实况足球》中来,而不是去打某些危害健康的手机游戏。

“情怀”是很多《实况足球》选手和玩家乐意提及的词语。同为本届赛事解说评论员的新浪体育解说李宁称,《实况足球》这样的主机游戏相比手机游戏更充满情怀和爱,更容易在家庭中让爸爸和儿子坐在一起对战。据李宁介绍,本次赛事期间就有很多选手带着父母一起来到重庆参加比赛,有了最温暖的后勤保障,但是这样的场面在中国选手中并不能看到……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“千万不要随便去坐商场里的按摩椅!真的不要去…实在太流氓了”哈哈哈

天佑前往“辛选”公司与辛巴见面!ks网红再扎堆聚牌局有人输280万。李四澄清未参与玩牌!

Dota2-XG平台的事黄了?Zard直播磕头道歉并表示:这次我绝不还嘴

FSR 3.0画质性能翻倍,GTX 1630性能持平GTX 1050Ti